澄允就是一个圈儿

我想做个讲故事的人

卜岳《不见》三

在更新之前有个事儿想说,我这篇文的风格可能会变一下……原本忧愁轻虐的我可能会试图在过程里下重手虐那么一两下但会HE(然而我其实还是个日常拖延且心软的亲妈)。
而之所以突然变卦的原因呢,是蛀牙大大 @蛀牙 的文(艾特大大就是给大家指个路而已没别的意思😂)!给大家安利一下《针对》以及着重后面姐妹篇《计较》!真的是神仙写文!比我这种久不写文的强多了!
原本想虐凡子,但是鉴于我日常思路跟写出来的走向不太一致,我也不确定会具体虐到谁身上😂就大家各自体会吧。

本章洋灵上线啦,但是卜岳依旧没有烩面
另外洋灵故事在另一篇洋灵文里会细讲,所以这篇不带tag了,不过那个文嘛,还没写哈哈哈

🌙🌙🌙🌙🌙🌙🌙🌙🌙🌙🌙🌙🌙🌙
卜凡站在大门前,满地的烟头。他已经站了很久很久,久到他觉得腿已经麻得没知觉了。
卜凡开车过来的时候,看见车库里停着两辆车。来得不巧,他们俩都在。他自然不好这时候进去打扰人家……
直到二楼灯亮起来,他才掏出钥匙开门进了别墅,这别墅还是他们当年住过的那栋。
果然,看到了穿着浴袍站在餐桌前倒果汁的木子洋,那副慵懒而餍足的模样,卜凡嘴一撇,见怪不怪。
倒是木子洋,微微有点惊讶:“哎呦,你今天怎么想起回来了。”
卜凡瞅都没瞅他,溜达到厨房打开冰箱拎了两听啤酒出来。
木子洋也不追问,坐在沙发上懒懒的靠着沙发靠背,抬起下巴打量他。
卜凡坐到侧面的单人沙发上,把一听啤酒搁到一边,剩下的一听直接咔一声打开,气泡顺着易拉罐狭小的出口往他手上蹦,冰冰凉凉的。卜凡也不说话就往嘴里灌,一整听灌下去才开口:“弟弟在楼上?”
“睡了,估计得明天早晨才能醒了。”
“禽兽。”卜凡瞟了他一眼。
“少跟我这儿废话,你不……你闲的没事儿大晚上跑过来,就为了等着我俩完事儿骂我来了?”木子洋斜着眼睨了他一下,原本要说的话在嘴里拐了个弯,有些伤疤还是不要随便戳比较好。
“他回来了。”不是问句也不是在向木子洋说明,他笃定他们早就知道。
“……嗯。”木子洋一边划着手机一边很自然的应了一声,这原本是卜凡早就该知道的事,木子洋没想到的只是卜凡这么晚才来。
“你们果然都知道!就合伙儿瞒着我一人儿呗?有意思吗李振洋?”卜凡其实也猜到他们都会比自己先知道,可真正听到了还是忍不住怒气往脑袋上蹿,把啤酒往桌上使劲一墩。
“甭跟我这儿嚷嚷,你又不是小弟,我可不惯你这毛病。再说,他回来了没找你,能赖我吗?”木子洋看都不看他。
卜凡不说话了,咔一声又开了一听啤酒往嘴里灌……
木子洋抬眼看了看他的样子,到底还是心软了,语气缓和地跟卜凡解释:“他早就回来了,不过一开始还真不是他联系的我们,是我跟小弟在大街上遇见他的。”
“我听你扯!我也得真能信呀。你跟小弟现在都什么知名度了自己心里没点数吗?你出个门就是小概率事件了,你俩一起出门,还遇见岳明辉,你当我真傻呀。”
“爱信不信,你遇不见不代表我们遇不见。”木子洋眉毛挑起来“不过,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卜凡没接他话,手握着啤酒罐紧了紧,又问了个问题:“你当初离开小弟去法国,有和别人在一起吗?”
木子洋看看卜凡,顿了很久才说出口一句轻轻的“没有”就不再开口。
木子洋没有说假话,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下去。因为卜凡真正想要的那个答案,自己给不了他,只有岳明辉能给。
老岳离开卜凡去英国跟木子洋离开灵超去法国是不一样的,哪怕都是为了牺牲自己来保护想守护的人。可是他跟老岳在这件事上,态度从来都不一样。
“我今天,看见他了,和一个女孩儿。”卜凡低低地说。
“那你……”木子洋担心地看着他。
“不试一试,我是不会死心的。”
卜凡的话在木子洋意料之中。其实木子洋早有心理准备,他了解他们每个人。五年前不是结束,这些事情终归要回到卜凡和岳明辉之间,无声无息绝不会是他们留给彼此的结局。
“我知道,所以你今天回来到底是想怎么着?”
“我……原本没想好,但现在,应该是回来收拾收拾,等以后好搬回来和你们一起住。”这是卜凡在门口站了那么久想到的,他来找木子洋和灵超不是为了质问不是为了求助,有些事这世上能帮他的只有他自己,否则五年前岳明辉也不会最终走到那一步……他只是,想要找回那种,他还没离开的感觉。
“这么有把握?你可别一个人回来当电灯泡就成!”木子洋懒懒散散地站起来慢慢往楼上踱步留下这句风凉话。该帮的时候他和灵超自然会帮他们的,不过……木子洋不认为,这会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剩下的,是留给卜凡的时间。
他默默走向楼上,那曾经是他和老岳的房间,楼梯上,衣柜旁,处处都是他们在一起的回忆。
这栋房子他们一直住着,先前是公司安排,到了后来,老岳走了,洋哥走了…原本宽敞的房子变得空空荡荡,挣了钱以后卜凡和弟弟做的第一件事跟当初对着镜头说的一点都不一样。他们拿着那些钱买下来这套别墅,等着各自爱的人回来,回到他们最好的时光里。不过,在卜凡看来弟弟是幸运的,他很快就等回了木子洋。而老岳才是最狠的那个人,卜凡至今也没等到他回来,哪怕只是,回头看看也好。
等不到,那就只能自己去找回来了。
洋哥自然是回到和灵超的房间,卜凡却没有回自己的房间,他走到了那间已经太久没有人住过的房间。卜凡自己的房间,是岳明辉曾搬来和他一起住过的那间。他不想去回忆两个人吃在一起,睡在一起,做尽世上最亲密的一切,不用顾忌任何就能唇齿相依的日子。那种快乐和温暖对现在的他来说是最致命的刀,是涂满蜜糖的毒药,是他最想溺毙于其中的深渊,也是能把他如今一切都击败到溃不成军的乱箭。
而岳明辉的那间,曾经岳明辉笑着住进来,那时候谁也没想到,他会在这里度过了每一个不堪重负而把自己的眼泪喂给被子枕头的夜。那是他不能让卜凡看到的脆弱……也是推着他一步步离开卜凡的怪兽。
而如今,同样的房间,同样的位置,是卜凡留下的眼泪。那怪兽,再一次苏醒,推着他妄图把岳明辉带回来,留在这里,困住他一辈子。
就在这样一个对卜凡来说失而复得悲喜交加的夜里,岳明辉同样失眠了……
他自从当了电子工程师以后,哪怕工作再忙任务再重,他还是好好的,就好像他的十个手指,静静地修复到一如初时那样看不到伤痕。
可是如今,甚至不到一夜,他的手就又变回伤痕累累了。
不过,跟某些东西相比,他的手已经算最轻的了。他能做到看起来毫无伤痛是他用全部的理智去压制所有过往的结果。
如今,哪怕只是掀起来一个还不及指缝大小的缝隙,就足够他那层保护膜消失的干干净净,露出底下的,鲜血淋漓,陈年旧伤被捂得几乎溃烂……却不肯医治。
再一次躲进被子里的岳明辉,是听不到微信提示那短促而细微的声音的……

TBC

卜岳 《不见》二


前文戳头像主页
真的是更新随缘,不过快开学了,反而会规律起来😂
byszd OOC是我的 私设如山
PS:这篇文前面有一段时间他俩的关系是如文名《不见》的,只活在所有人话语和回忆里的对方……如果比较难接受可以等我写到他俩见面了再连续看下来😂

正文
🌙🌙🌙🌙🌙🌙🌙🌙🌙🌙🌙🌙🌙🌙
“谁让你俩又往出瞎跑的?公司刚宣布你俩出道知道吗?上午宣布下午就给我整这么一出,天天给我整这55667788的,让全公司给你俩收拾烂摊子好意思吗?”192坐在办公室沙发上气的拍桌子,PK组合俩大小伙子畏畏缩缩站在一旁大气不敢出,King倒是往前悄悄挪了半步把Pick护在自己后头,生怕老板一个暴起指着自家小孩儿骂。
“成了,卜凡你消消气儿,你这张脸不能轻易发火你不知道吗?你看看他俩吓的都不敢出声儿了”凡尘星辉公司合伙人田甜出声劝他。
“噗……”pick一个没忍住居然笑出声了,King现在只想仰天长叹,自己怎么摊上这么个傻弟弟……赶紧扽了他一下,pick也知道时机不对,眼见着大老板斜愣着眼看过来赶紧闭嘴平复表情。
“你俩,真是主意大了,就说是刚宣布出道出去转转增加曝光度比较好,比较容易圈粉,可我让你们手拉手上大街逛去了吗?你们俩怎么回事谁心里没点数吗?”田甜看卜凡脸色还是阴沉,赶紧敲边鼓,想着自己骂几句就把俩孩子放了,毕竟……这几年卜凡什么心思她不是不了解,正因为明白,遇上这样的事 田甜才更不知如何是好。
“在我眼皮子底下不管你们,不代表出了这个门我不管,粉丝乐意护着你们是她们对你们好,那还有不乐意的呢?你们知不知道有的人在网上随随便便几句话几张图,指不定哪天就能毁了你们!”卜凡拿着一摞照片拍在桌上啪啪作响。两个孩子头更低下去,他们都不明白卜凡为什么这次反应这么大,明明之前他看着俩人走到一起,还是很开放很支持的。但田甜觉得自己好像突然窥探到了卜凡心里埋藏很久的那个隐秘,当年闹得沸沸扬扬却最终没有宣之于口的隐秘。
明明他对待两个孩子的感情包容得近乎纵容,甚至有时甜甜要阻止,他还大手一挥帮俩人遮盖过去,可为什么这时候忽然转了态度?
“成了,你俩自己好好琢磨琢磨去吧!不能再有下次”甜甜看卜凡坐在那出神,朝俩孩子挥挥手让他俩赶紧远离是非之地。悄悄伸出手想拿走那摞照片
突然被卜凡按住了,顺着接过那一沓照片最上边的一张。那是张饭拍,估计是哪家新站子没做好培训,旁边的粉丝和路人都拍进去了还不给人模糊处理一下。
就这么巧,卜凡视线落着的那个地方恰恰好好露出了半张脸,一个梳着小揪揪笑出了小虎牙的半张脸。而他旁边护着的,是个姑娘……
他忽然就想起了很多,几年前,还没人知道卜凡没人知道BC221没人知道ONER的时候,韩国街头弟弟跟着他岳岳妈妈,自己就仗着没人认识,敢跟老岳大摇大摆地十指相扣。去长沙录节目,人群拥挤,他仗着海拔优势,隔着乌泱乌泱扛相机的姑娘跟老岳在人群之上双手紧握。参加现场活动,人潮拥挤里他用自己的后背和手臂把老岳护在身前……
而如今,他们依旧同在一个城市,他却要在自己艺人的饭拍边角才能看见他,看他像个普通路人走在街上,看他护着另一个人。
“你今天……到底怎么了?”田甜斟酌着问。“嗯。”卜凡盯着照片显然没在听她说什么。
田甜再不明所以也看得出这照片里有乾坤,强行拽过照片一看,她的重点倒跟卜凡不一样了。“哟真巧,这不是……咱正在联系的那个词作吗?”
卜凡突然回过头“嗯?词作?岳明辉?”
“什么?哪儿来的岳明辉呀?你想他想傻了吧,我说的是这个女生,我的天,这个不是……”田甜顺着一指唐灵犀自然就能看见旁边的岳明辉。田甜自己也惊了,求证似的睁大眼看向卜凡。
卜凡神情里也有疑惑,他看得很清楚那就是岳明辉,错不了,化成灰他都认识的岳明辉。但是田甜却说他旁边的女生说自己公司准备合作的词作。就是那个,他护着的姑娘。
“那就定下来吧”卜凡突然说了话
“啊?”冷不丁冒出来这么一句话,田甜一时反应不过来。
“我说,这个作词就定了,尽快找个时间安排跟她见面详谈合作细节,最好是长期合作。”
这并不是之前说好的,之所以联系唐灵犀却没确定,一方面是酬劳问题,另一方面风格问题才是主要原因,偶像唱跳团体的作品风格近些年比较固定,而唐灵犀在业内出名且擅长的古风却跟这种风格大相径庭,公司想另辟蹊径却又不好把握其中的度,这才一直拖着没有和人具体谈细节。可卜凡如今完全不考虑这些重要的问题直接拍板定了这件事。一如往昔,卜凡的选择永远是岳明辉。从前那人还会替他修正到那个最理智的选项,可现在,已经没人能够管得了卜凡了。没人能,阻止他,选择那个他心里唯一的选项了。
自从这个公司开起来,大部分事务都是田甜跟卜凡向来是商量着决定的,这是头一次,有可能影响到艺人未来方向的事情他做主了。
尽管田甜知道卜凡是个很有主见的人,也知道卜凡在这件事上有属于他自己必须这么做的理由,但她是商人,基于现实,她宁可自己做了恶人,所以她还是选择发问:“你确定了?”
“确定。很多事情,我们或许跟大多数人不一样,但那不代表我们不能被接受。”卜凡直起身点了根烟,他这句话,田甜想不明白到底是说给谁听的,是田甜?还是扒门缝的两个小孩儿?亦或者,只是他自己。
卜凡从点了烟就站在落地窗前,不用转身就知道门口的两个孩子撤了,不用转身就知道田甜出去了。
卜凡从落地窗往外望,天还是那片天,地方还是这个地方,可他始终遇不到他。
岳明辉五年前走的决然,切断一切联系,那时是他不想让他找到。
可现在,岳明辉已经回来了很久,没有刻意联系他却也没再刻意避着,卜凡有理由相信,那个人,他选择把这件事交给了命运安排。
可卜凡不愿意,当年不肯认命,这些年不肯认命,这一次也不会就这么放任他从自己眼前一闪而过。
更何况,哪怕只是细枝末节但弯弯绕绕自己还是看到他了,如果这也是命运,这次他认,卜凡实在找不到理由说服自己放开手……又或者这才是他一直以来在等待的那个契机。

卜岳 《不见》(一)

啰嗦几句,还是没忍住开坑了
主卜岳微洋灵
现实未来向 (都是假的不要当真OK?)
私设如山 OOC预警 有原创女性角色 但是CP不会动摇的~
很久没写文可能文笔不太好_(:з」∠)_应该不会太长,会努力更哒,我只能保证,绝不弃坑,还有不管过程如何结局肯定HE。
另外可能是个人习惯我还挺爱用省略号的……
****************分割线*****************

“哥哥,前途和你,我选你!”
“可我帮你选了前途。”

“老岳,这次听我的!”
“凡子听哥哥话。”

“岳明辉!岳明辉!这事儿凭什么你一个人说了算!”
“……”

“岳明辉你大爷!有本事一辈子别让我再见着你!”
“洋洋,你们帮我照顾好他……”

岳明辉是被电话吵醒的,刚睁开眼还不适应光亮的刺激,微微眯着眼抬手挡了挡,另一只手划开手机接了电话,是他妈打来的。
“喂……”
“你不会还没起床吧?我告诉你今儿可不许迟到!”
“唉哟……”
“你跟我这儿哎呦什么?你自己说说多少次了?也不看看自己都什么岁数了!我这嘴皮子都快磨破了你才答应去这么一次!你要是敢临阵脱逃就甭想回家了!”
“知道了知道了,我这就好好准备去。您老人家别生气。”
岳明辉挂下电话缓了一会儿慢慢睁开眼想起来,身上一僵才发现自己又是趴在电脑前睡着的。把重要的文件整理好,一个个窗口关上,关到最后定了一下,娱乐新闻弹窗“凡尘星辉公司双人组合PK宣布正式出道”……Pk?PK什么?跟谁PK?俩组合PK还是跟别的公司PK?
有文化有背景的英国海归岳明辉把这句话反复读了三遍,又扫了几眼具体内容才明白过来,合着这“PK”是个组合名,成吧,这55667788的组合名也就那人能想出来…犯了会儿愣,突然回过神看了眼时间,他老妈的声音好像又在耳朵边炸开了,岳明辉激灵一下赶紧洗澡收拾自己去了,倒没想捯饬多好看,毕竟早就不是那出个门弄个发型得一个多小时的岁数了……况且自己现在一个电子工程师标准理工男,也没必要在意什么形象。32岁的电子工程师岳明辉,早已不是那个27岁的岳岳pinkray。五年,他已经退出那个圈子五年了,五年足够他逃回英国再回到北京安安静静成为一个普通人,足够木子洋回到秀场成为时尚圈神话,足够灵超红透半边天成为天王级巨星,足够那个人一边当着说唱比赛评委一边自己当老板开公司。五年,却不足够,让岳明辉梦里没有他……

“你好,我是岳明辉。”
“你好,唐灵犀。”
岳明辉到现在都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没顶住他妈软硬兼施,答应过来见见这个姑娘,现在就这么面对面坐着一句话不说,尴尬得不得了。但是绅士风度已经成了他多年的习惯,就像他一贯温和有礼的“假笑”一样成了他的一部分……哪怕不情愿地来了,也不忍落了人家姑娘的面子。
所以他对着这个陌生的姑娘微笑,礼貌地和她握手,跟她一起落座,点菜时耐心询问她的喜好……
对面姑娘的视线一直落在自己身上,尽管感觉她没在打量自己而是在想什么的样子,但还是让岳明辉感到不自在。
“那个,我三十二岁,北京人,以前在英国待过几年,三年前回国目前在做电子工程方面的工作……”虽然不愿意,但也不能这么干坐着,也不好打听人家姑娘情况,更不好直接说你也是爸妈逼着来的吧这种话,只能自我介绍一下,还刻意忽略了某些他不想提起的…
没想到对面原本面色不定,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姑娘忽然乐出来了。
“没事儿,其实你不用介绍自己也成,我知道你。”
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岳明辉没反应过来,听说过?有过交集?还是他妈介绍过?
“我估么着你也是家里强逼着来的,我的情况要么是听了没往脑子里去,要么是压根儿就没问过吧。”唐灵犀一边两只手握着手里的杯子来回转,一边大大咧咧跟岳明辉“开诚布公”地说着。倒是让岳明辉有点不好意思,拽了拽衣服,调整了一下坐姿。
“我也是北京人,二十六,之所以说我知道是因为,我虽然平时做些文字工作,但我主要精力放在作词上。可能我没什么大本事灵犀这名字没那么响,不过,岳岳pinkray这个名字,我还是知道的。”对面的姑娘一边挑着酸菜鱼里的鱼刺一边几句话就成功给他甩下一个炸弹。
是,炸弹,炸的他耳畔轰鸣,连带着炸出了一连串他埋在脑子里那些过往。岳岳pinkray这个名字,已经很久没人在他面前提起了……
岳明辉不知道自己缓了多久才恢复过来,恢复过来第一反应是疼,手疼,低下头一看才发现,左手大拇指指甲边上有个红印子,应该是没忍住抠掉了皮,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在相亲。再看对面,那姑娘也没再说什么就不声不响吃着饭。
反倒是让岳明辉心里犯起嘀咕,开始打量对面的人,这姑娘到底什么路子……
她既然是圈内人就应该明白这圈子里那点事。就算是跟自己没什么交集的幕后工作人员,也该知道当初自己退出娱乐圈的理由并不好听,哪怕不知内情也不该这么戳他心吧。可是转念又觉得,人家也没真提什么,不过就是说了个名字而已,自己会不会反应太大了。于是挤出笑容道:“不好意思,我走神了,主要是有点惊讶,没想到现在还有人记得。”
唐灵犀看他脸色几变,自己拿着筷子的手也暗地里紧了紧,还是唐突了,等他再次面色如常跟自己说话,才不好意思地道歉:“应该是我对不起,我冒昧了……”
“嗨,没事儿,你也没说什么,我这点事儿哪就至于不能提了。”岳明辉一看唐灵犀抿着嘴一脸真诚的抱歉就有点不好意思,自己一个老爷们儿怎么就说不得碰不得了呢,几句话给自己弄成这样,快比小姑娘还娇气了,况且,那个把自己护得跟瓷娃娃似的人早就让自己弄丢了……
唐灵犀眼看他又要走神赶紧开口:“嗯……其实我这人直脾气也不太会说话如果唐突了你别见怪。我就有话直说了啊。”
岳明辉听她这么说觉得大概是正事,这才算开始认真一点,点点头。
“我是被爸妈逼着相亲的,我估计你也是,虽然我是因为知道你是谁才来的,但我确实没那个意思。可是如果今天咱俩就这么回去了估计后边还是安生不了,所以不如交个朋友……就假装在谈恋爱”
“假装谈恋爱?”岳明辉重复了一下,看着对面露出一点紧张情绪的姑娘,后边她再说什么解释的话他也听不进去了,就是看着她这个故作镇定其实心里特别慌的样子,忽然想起了那个人。那个……当年借着等自己的契机把自己堵在练习室表白的人。
“哥哥,我…我就是喜欢你咋了,就很喜欢!你愿不愿意跟我在一起?”
他甚至不需要闭上眼,卜凡梗着脖子仰着头的样子就浮现在他面前。
眨眨眼,对面不是那个羞涩却比自己强势很多的少年,还是那个等着他答复的姑娘。
“得嘞,你都愿意我有什么不乐意的,况且你才二十六我都三十二了,我们家催的比你们家急。哈哈”
“成,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你可以叫我灵犀,以后就是朋友了,你那边有什么事招呼我一声啊”
岳明辉此时再细看对面的姑娘,倒是跟第一眼见感觉不太一样,漂亮姑娘见过不少,唐灵犀不算很美那种,只是容貌算得上标致,却让他越发看着顺眼。就跟当初那么些精致可爱的小孩儿里,他这个前十爷们儿的,偏偏就看上那个192被人调侃长得不礼貌的哈仙了。唐灵犀看着秀气文静但说话又挺有气场,利落豪气,这一嘴京片子大大咧咧的劲儿不知道为什么有那么点像那个说话海蛎子味的傻大个。
这么想着不自觉给她夹了一筷子菜,才接着说:“你这样的姑娘,我还真是头一次见。就这么定了,以后有事儿言语一声,你岳哥保证没问题。”
唐灵犀一听他应承了,而且给自己夹了菜,知道他不是勉强答应,想来自己也算解了他的困,才放下心下意识顺嘴接了句“哈哈哈,老岳很靠谱!合作愉快,哥哥。”说完才想起来这句话原来在哪听过。
老岳……哥哥……这姑娘,怕不是他妈专门找来治他的吧,不经意说出的话却一把把往他心上戳刀子呀,看这长期合作的架势,以后要老这样自己迟早有天让她气吐了血,岳明辉突然觉得有点头疼。
这种头疼尤其持续到岳明辉夹了个虾。看了看唐灵犀精致的指甲,给她剥好想放到她碟子里,却看见这姑娘正用筷子夹着虾,不顾形象的用牙把皮啃下来,还特意嘬着虾头的时候……
嘬虾头那个认真的样子,就跟当年大半年见不着一次海鲜,好不容易买了,自己刚把虾头掰下来要扔,那个顺着自己手边拿起来就吃的人如出一辙。
岳明辉觉得,这姑娘可能不是他妈派来整他的,是老天爷安排来折磨他的……
俩人话说到这份上也就都放松了心情,新交的朋友,总有彼此了解的过程,吃饭的时候倒也不缺话聊,吃完饭秉承着绅士风度,老岳自然要送唐灵犀回家,于是一起走到街上。
眼瞅着前面乱哄哄围了一大圈人缓慢移动,仔细一看大多数是姑娘,还都是扛着相机的“炮姐”,岳明辉哪能没见过,估计准又是哪个明星出来逛街了,倒是唐灵犀多瞅了几眼,脸上还多了点笑,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怎么看怎么有点幸灾乐祸的意味。岳明辉也没当回事,只当小姑娘性格太活泼。
“小辉,问你个问题成吗?”等他俩绕过这群人,唐灵犀又出声了,哦对,经过刚刚几个小时的交流,岳明辉发现这姑娘也是个嘴不闲着的主儿,还挺爱瞎叫,这不,哥哥也不叫了非要管自己叫小辉。
“你说……”老岳虽然这么答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北京城总共就这么大,你回来这几年,出门有偶遇见过其他三个人吗?”唐灵犀小心翼翼地问出了一个怎么也谈不上小心的问题。
“他们都很忙,基本遇不上。”岳明辉淡淡地带过这个问题,又抠起手来。他有所隐瞒,他其实遇到过,一次洋洋一次洋洋和超儿,唯独就是再没遇见过,卜凡。
岳明辉自己也想不明白,北京城就这么大,那次之后,听说卜凡推了不少工作比起木子洋和灵超出差也少了,可为什么,他跟卜凡真的就再也没遇见过……